当前位置 :主页 > 60345易发网 >

资讯中心

GMI外汇:2019年是否是中国经济的又一个历史转折点?
* 来源 :http://www.6034522.net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0-06 05:55 * 浏览 :

  近日,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、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发表了主题为《新时代,中国开放新格局、新特征和中美贸易摩擦》的演讲。在精彩的演讲中,黄奇帆不仅详细阐释了我国的改革开放在十八大以后出现的新格局、新特征、新发展趋势,深度剖析了中美贸易摩擦出现的国际大背景等,更重要的是演讲中透露的另一个信息,2019年是否是中国经济的另一个历史转折点呢?

  以下为演讲精编,GMI外汇综合整理自上海国家会计学院、南开金融(广东)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和混沌大学。

  1. 以出口导向,利用中国经济在出口阶段的比较优势,劳动力便宜、人口很多,各种土地、资源、能源要素都比较便宜,具有出口导向的竞争优势;2. 引进外资,中国发展需要大量的资本,引进外资是当时重要的一方面,这些外资不仅带来了资本,也带来了市场、技术和管理;3. 中国的改革开放最初是沿海地区先行开放;4. 工商企业制造业先行引进外资;5. 开放是以适应国际规则为前提,倒逼我们的营商环境,倒逼改革。

  改革开放适使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GDP经济体、世界第一大进出口贸易体。进入新时代,十八大以后,2013年开始在一带一路开放战略的引领下,整个中国的开放格局出现了五个新的特征:

  第一, 在国际贸易方面,从过去的以鼓励出口、出口导向型的贸易方针转化为既鼓励出口,更努力地促进进口、降低关税,使得国家的进出口逐渐平衡。

  这五年里出口的增长率保持在5%-7%,进口增长率每年都在15%左右或者更高一点。事实上这五年中国进出口的顺差是不断的缩小,形成了进出平衡的状态,这是一个战略格局的变化。

  第二,在投资发展上,不仅以引进外资为主,而且从引进外资为主转变为既引进外资,也更多地鼓励海外投资。这五年(2013-2018年)海外投资7000多亿,比过去33年的海外投资数量还要大。

  所以说,我们既鼓励、欢迎外资到中国继续发展,同时也鼓励中国的企业到海外实实在在的搞一些工商企业的投资,形成双向平衡。

  第三, 在开放的时序上,过去几十年是沿海开放为主或者沿海开放先行,中西部开放跟进,从2013年以后我们可以这样说,东西南北中同步开放。也就是说国家出台任何一个先行的实验性的鼓励政策,现在不是沿海先搞三五年再内陆慢慢跟进,都是同步推出的。

  第四,在开放的领域上,现在的开放是工业、服务业、农业,包括金融教育卫生文化各种服务、贸易,是全方位按照国际营商规则开放的,这使开放的领域更宽,纵深更深了,宽度更大了。

  这个“近”是接近的“近”,靠近的“近”,不是进去的“进”。大家有时候有误解,中央说过我们靠近、接近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央,有人把它简化,变成我们已经进入了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央,已经在经济舞台中央运转了。那有点把自己夸大了,但是我们的确接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。

  我们现在不仅仅是融入世界贸易规则,也参与世界贸易规则的修订或者有些领域引领世界贸易规则的制定。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既用开放倒逼国内的改革,也用中国经济开放的发展推动WTO规则的修订和改革,也包括参与世界地区的各种FTA协定的讨论等等。

  在这个意义上讲,中国的对外开放出现了五个新的特征,五个新特征构成了十八大以后中国对外开放的新格局,而恰恰这个格局会推动中国经济在今后十年、十五年,使中国成为世界现代化的经济大国。

  认真学习习主席最近两年关于开放方面的讲线月份博鳌经济论坛上,主席关于开放讲了五条(主要内容):

  二、中国要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领域,包括服务贸易、教育卫生文化都要进一步开放;

  三、中国要进一步的加大国内开放高地的建设,这个开放高地建设主要就是指自由贸易区、自由港这一系列新的区域性的开放措施;

  四、中国的经济开放还要进一步的改善营商环境,这个营商环境就是营商投资环境的国际化、法制化和公开化;

  五、中国进一步开放的任务就是要融入世界经济规则的修订之中,积极的推进参与WTO改革的活动,还有对双边的、多边的、区域性的FTA的谈判协议推进的活动。

  归根结底,总书记说了一句非常振聋发聩的话,中国对外开放的重点,从过去四十年的要素流量型的开放,转变为制度规则型的开放。这句话是有里程碑意义的,将引领中国今后几十年的开放,是一个很重要的遵循依据。这个就是下一步重点推进落实的开放的任务,在去年的11月5日上海进博会上,总书记也讲了五条任务,基本上是这五条。

  在今年6月大阪G20会议上,总书记也宣示了中国进一步开放的理念和要求,具体讲到开放措施的时候同样讲了刚才说的这五条。应该说这五条不是短期的一年两年内的,而是今后十年、二十年中国要持续努力的一个战略性的措施。

  在三、四十年前,国际经济、国际贸易中全球的货物贸易70%是产成品的贸易,零部件、原材料、中间品在全球货物贸易里只占30%不到。到去年,我们可以看到全球货物贸易总量70%以上是零部件、中间品的贸易,产成品的贸易只占三成。

  与这个特征相对应的服务贸易起来了,在全球的贸易格局里边,服务贸易只占5%左右,95%是货物贸易,货物贸易当中又是30%不到的中间品贸易,那是过去的一个格局。

  现在服务贸易已经到了30%,也就是全球贸易里30%是服务贸易,然后70%的货物贸易里边又有70%是中间品贸易。

  世界贸易格局这40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最重要的特征性现象就是过去一个国家、一个城市或者一个企业做成了一个产品,卖到了另一个国家。现在可能是几百个企业在几十个国家几十个城市共同生产一个产品,然后这几百个企业通过物流,通过各方面的贸易,通过各种生产性服务业的调动,最终在某个地方产生了一个大产品,而这个大产品又销售到全世界,那么这样的一个以产业链、供应链、价值链为主体的跨国公司竞争格局就出现了。

  中间品成了贸易格局的主要比重的时候,跨国公司和跨国公司的竞争关系出现了新的特征:

  四、五十年前作为世界的跨国公司有资本、有技术就可以称王称霸,今天有资本和核心技术,可能就是做零部件做某个配件的一个有竞争力的企业,但是要做全球性的产品,不靠这个。

  靠什么呢?能够在产业链上形成标准,在供应链上掌控纽带,在价值链上掌控资源优化配置的枢纽。谁掌握这三链,谁就是世界性大集团的龙头。苹果公司、华为公司,都是如此。

  从三链的角度来看,零关税、零壁垒、零补贴才是适应世界贸易产业链发展要求的。

  在这样一个现象里,美国忽然搞贸易摩擦,完全违背三零:一加关税,二搞壁垒,我不卖东西给你,你的东西我也不买;再一个搞补贴。特朗普的贸易摩擦完全是一种逆全球化、逆国际贸易格局的变化、逆跨国公司三链的发展需要。因此,贸易摩擦不可避免,并且中美贸易摩擦或十年、二十年伴随我们国家。

  黄奇帆提到了五个反制的武器:1. 市场是王牌;2. 产业链是王中王;3. 金融是盾牌;4. 加大“核高基”投入是关键牌;5.不断开放、更大的开放是底牌。GMI外汇认为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第三点。金融是盾牌!在演讲中,关于这一点,黄奇帆进行了非常详尽的阐述:

  在中国,制造业、市场都十分强大,直接可以与对方抗衡。但是金融一旦受损失,就是几百亿、几千亿、上万亿的。金融是经济的核心,金融方面做好,是我们的底牌、盾牌。这方面,我们有四个具体的出牌法:

  2.推动CIPS(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)的建设,金融战也很重要, CIPS就是我们的备胎。

  美国人的金融战核心是SWIFT,SWIFT是二战结束时美国人组织在比利时注册的一个全球商业银行联合会,现在有一万多个全球商业银行构成。全球通过这个联合会网络,每年交易三百万亿美元的资金。因此,美国得以了解各个国家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,什么时候交割、买了什么货、卖了什么货,什么价格,是贪污腐败的洗钱、还是走私贩毒的黑钱,它都一清二楚。

  当美国践行霸凌主义,跑到其他国家去执法时,为什么能知道那么多机密的事情?因为SWIFT。

  3.国内金融要去杠杆、防风险,做好自己国内要做的事,也就是中央定下来的去杠杆、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把资本市场供应不足、基础性制度不到位这方面进行改革,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;

  4.现阶段,资本项下不要轻易搞自由兑换,我们要开放可能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,当人民币成了世界硬通货,成了世界的储备货币,别的国家甚至把你当做锚货币的时候,资本项下也当然就自由开放,可以随意兑换了。

  GMI仔细于都金融作为盾牌的观点后,认为短期内,外汇自由汇兑是不会开放的。而演讲中,黄奇帆还多次提到了新格局的5个特征,以及我们应持有的态度和5大措施等内容,并且强调说其意义“不亚于十一届三中全会”。这些信息对于读者理解国内外宏观经济大环境、产业布局等都有较大的启发性。同时GMI外汇提醒企业家和投资者也需要关注传达出的重要信息,关注2019及明年的重要经济政治事件。

  [3]. 黄奇帆9月10日广州最新演讲全文: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摩擦,禄评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三是组织严谨、内容丰富。红姐统